10、顺手牵羊

    楚云轻也不是好惹的。

    在男人这儿屡屡吃瘪,她不讨点好处回来可不行,她笑言:“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这毒,也不是一时能解。”

    她抬眸,对上男人那双探寻的眼眸,她知道他在试探她的话是否真实。

    藏得这样深,神出鬼没看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是宵小之辈?

    “那依照王妃的意思……”

    “给我些许时日,但我可不是白给你解毒。”

    楚云轻眼眸一转,眸色微亮,她扯着男人的衣角,一脸算计。

    “你要什么?”

    男人沉声,这小猫儿总归是露出尾巴来了,他可不信眼前的相府小姐真是传闻之中,人畜无害的草包废物,她接近七王府,到底是为了什么?

    楚云轻欲哭无泪,哪里知道七王爷心底盘算什么,她压根不想冥婚,不过是被太后老妖婆看上,身不由己。

    她噤了声,在思索什么。

    “要黄金千两,还要你许诺给我一个条件。”楚云轻摸着下巴,笃定他不会拒绝。

    “好,只要你所求我能给,便许你。”他低声道,扯过被她揪烂的衣角,神色清俊,慢慢恢复过来。

    楚云轻转身,要往里面去,男人下意识地拦了一下,他还没忘记,这个女人半夜出入七王府是要做什么。

    “嘘,别出声,要给你准备解药,寻常药铺哪有,这七王府藏了不少珍贵药材,我拿一些出来。”

    她就是怕这个男人继续烦她,索性说了出来。

    七王爷欲哭无泪,在他这个王府主人的眼皮子底下,这个女人居然这般明目张胆地搬运药材。

    他倚靠在门外,看那抹娇小的身影,灵活地挑选府内药材。

    隐匿在暗中的墨泠,一口老血快吐出来了。

    他怎么好像从自家主子的眼底,看到一丝宠溺的笑,墨泠搓了搓眼角,暗自佩服,这新王妃到底是何许人也,居然胆子这么大,在七王爷的眼皮子底下,差点把王府搬空。

    楚云轻掂了掂手里的药材,转身要走。

    “就这么走了?”男人伸手,拦下她的去路。

    “不然呢,留着被人抓吗?”

    楚云轻蹙眉,不知这男人死皮白赖,赖着她做什么:“你且放心,你我交易已定,我定会遵守诺言,有什么事来相府寻我便是。”

    她说话,头也不回,翻身上了墙院,趁着巡逻还没有过来,她得赶紧跑免得打草惊蛇,多此一举。

    黑暗中,男人盯着那抹身影,心底却越发觉得奇怪。

    有趣儿,这小猫儿身上,藏了不少秘密呢。

    “主上,祁渊公子在漫花楼等您。”墨泠轻声道,头一回见着人被偷了,还这般开心,居然笑得出来的人。

    如果不是自家主子,他还真以为这是哪家傻缺。

    “嗯。”

    男人淡淡地应了一声,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之中。

    ……

    甩开那阴魂不散的男人,楚云轻心境好了不少。

    身处异界,她尚未摸清楚状况,也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故而不会跟那男人硬碰硬。

    她有的是办法要他痛不欲生,可楚云轻素来是爽快的人,也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iaoyuandongtai/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