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懂不懂什么叫避嫌?

    楚云轻率先离了席,吃饱了不愿意继续留着,假意身体不适急忙开溜。

    可谁知道凤璃毓这厮居然也跟了出来。

    “云轻……”

    身后一道喊声,惊得楚云轻顿住脚步,她脸色骤变,暗自咬牙:大佬,你是帝王也不能为所欲为,懂不懂什么叫避嫌?

    她转身,面色淡然冷静地很:“皇上唤妾身,所谓何事?”

    “朕欠你一句道歉,如果你怪我,大可以骂我打我,决计不要这般。”凤璃毓轻声道,心头怪不是滋味的。

    楚云轻蹙着眉头,一脸无奈:“皇上怕是多想了,妾身从未怪过你,从前不会,往后也不会,若是没有什么大事儿我先……”

    男人伸手,妄图去抓楚云轻的手,却不想被女人灵巧躲开,连衣角都没有沾上。

    “皇上切莫放在心上,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她眼底从容,淡淡地应了一句。

    凤璃毓整个人都麻木了,浑身上下的血液快沸腾了,是啊,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她是他的皇嫂,也仅仅只是皇嫂而已。

    他不能害了她!

    尚存的理智,让凤璃毓不曾做出什么有违伦常之事,他哑了嗓音:“你回去吧,注意休息。”

    “是。”

    那人转身,忙不迭地离开,就像是逃离灾难现场一般。

    凤璃毓懵懂地转身,心底依旧横着一块石头,他冷不防撞上一个人影,楚嫣然吓得险些惊呼出声,她慌忙跪下,却被男人伸手给抓了起来。

    “皇上,臣女并非故意要冲撞龙颜……”楚嫣然满脸惊慌,她只是想跟出来看看他们俩之间的猫腻,却不想偷听到了那些话。

    凤璃毓摆手:“无碍,是朕心不在焉。”

    “皇上,您似是与妹妹闹不愉快了?”楚嫣然试探了几句,她与凤璃毓不算很熟,也知道年少时候一些旧闻。

    只是不曾想,帝王的心底居然还藏着楚云轻,如果是真的,那么她发现一个巨大的秘密。

    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楚嫣然心底生了一计。

    她要报仇,绝对不能白白被楚云轻欺负了,坏了名声。

    “些许小事罢了,朕先回去了。”凤璃毓不愿多说,生怕害了楚云轻,他直接从相府离开,也不曾多说什么。

    而楚嫣然回去之后,便添油加醋说了不少,大抵是楚云轻如何惹怒了帝王,楚流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简直放肆,真把自己当成了七王妃,她这个望门寡简直丢了我楚家的脸!”楚流骇然,整个人气愤不已。

    南宫瑾伸手,抚摸着他的背,替他顺了几口气儿:“老爷,七王爷可是战神,也是当今太后的亲生儿子,她又是七王妃,虽说是冥婚,可到底比咱们地位高。”

    “胡闹。”楚流瞪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楚嫣然嘟囔一句:“女儿瞧着,她跟皇上的关系不一般,怕是耐不住寂寞……”

    “别胡说。”南宫瑾作势拉了楚嫣然一把,瞪了她一眼,“皇家的事情,怎么容地你乱说。”

    “她终究是婢女所生,缺乏教养,往后若是任由她这般下去,恐怕要累及楚家,瑾儿,还得劳烦你。”楚流拍拍爱妻的手,嘱托一句,“苦了你。”

    “老爷,我没事的,只是嫣然这孩子。”南宫瑾哽咽,故作抹泪的模样。

    楚流心软:“等到沈将军班师回朝,我便去商议,断然不会短了女儿的,你且放心我就这么一个千金闺女。”

    屋内一片祥和,伴着笑意,楚嫣然心底暖暖的,坐在楚流一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iaoyuandongtai/1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