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哼,解恨

    凤璃毓的事情,楚云轻倒是不在意。

    一个帝王,能做傀儡那么长时间,要么是真傻,要么是能隐忍,显然凤璃毓是后者。

    楚云轻很清楚,他慢慢地会回过神来。

    她在院子里摆弄着药丸,今晨刚巧制造出来的,通体晶莹,放在阳光下透着些许血红色的光。

    “连夏,取张宣纸过来。”楚云轻笑着说道。

    连夏取了纸过来,眼底满是诧异:“哇,这颜色好漂亮,娘娘,这上头是什么字?”

    阳光经过那颗药丸,照射过来,投影在那白色的宣纸上,出现一个奇怪的图案,像是一朵梅花似的,格外好看。

    这些药丸,是她用剩下的血蝉特制的,替那人压下身上的毒,下次再发作了也不会失了理智,承受那般蚀骨之痛了。

    “这哪里是字,是蝉。不过缺了几笔,看着的确像是字。”她笑言,将瓷瓶拿过来装好。

    楚云轻想起那个无赖般高冷的男人,莫名其妙地脑子里全是那张面具,她是着了魔吗,缘何平白无故地会想起一个人。

    “将药收好,我去歇会,晚上不用给我准备晚膳。”楚云轻嘱托一句,便回了房,这几天有些累得慌,这副身体终究没办法与前世相比。

    不过也在慢慢恢复当中,她心底记挂了宋显儿身上的毒,也记挂着那个男人。

    心底太多谜团没有解开,不过所幸不碍事。

    她迷迷糊糊想着事情,便入了梦,床畔何时坐了一个人,她都没有察觉,警觉性这般低,若是前世早该死一万次了。

    男人抚过她额间的刘海儿,天气也不热,这小女人却出了一身冷汗,她嘴里喃喃着什么。

    男人的视线,一刻不曾离开,他盯着这张脸想了许久,视线被拉得很悠远,忽而一道清冽的嗓音响起。

    “看够了吗?哪里来的登徒子!”楚云轻厉吼一声,转身拢了身上的外衣,一个剪刀腿朝那人脸上去。

    “还以为小猫儿睡着会乖巧些,原来不过是假象。”凤晋衍抿唇,灵巧地躲开她的攻势,反而将她的手扣着。

    女人吃瘪,她虽算不上本事上乘,可也从未在男人手里吃过苦,可穿越以来,三番四次在这个男人这儿吃瘪,简直岂有此理!

    “阁下并非正人君子,居然爱干这般勾当?”她嗤笑,满眼鄙夷。

    凤晋衍嘴角的笑意越发深了:“本座从未说过自己是正人君子,倒是你,嫁予七王爷,却与当今圣上纠缠不清,小猫儿,本座怎么没发现你这般好的魅力?”

    纠缠不清?

    还魅力?

    楚云轻错愕,可男人的手顺着腰肢抚摸过来,他的言语带了一丝丝冰寒,恰好嗔怒一般。

    “他摸了你哪儿,是这儿,还是这儿?”他的手滑过指间,捏着掌心,复而又落在腰间,“楚云轻,别特么告诉本座,你与他……”

    “胡说八道什么!”楚云轻厉吼一声,这男人莫名其妙的这般构陷她。

    就算她有个什么,也跟他没关系吧。

    亏得她替他制了一瓶药,结果这男人居然这般挑衅她,楚云轻心底不痛快,呲着牙恶狠狠地揪着他的臂膀,一口下去。

    牙印清晰可见。

    哼,解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iaoyuandongtai/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