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护……护妻

    楚云轻穿戴完毕,又画了浅妆,才跟着连夏出去。

    她原以为七王府的管家会是个上了年纪的人,可眼前却是一个少年,不比她大了多少。

    檀修微微颔首:“见过王妃娘娘。”

    “檀修?”楚云轻蹙眉,这几日翻阅过大夏各大家族,檀家虽不及皇家那般荣耀,可也是四大家族之一,这位少主却甘愿待在七王府做管家。

    凤晋衍这男人,还真是有本事呢!

    “嗯,王妃不必这般客气,王爷如今不在,属下帮着打理王府事务,之前不在京城难免照顾不周,往后王妃若是有事,大可以差遣我。”檀修温润,一副古板的模样。

    这话是故意说给院内其余人听得,尤其是院门外张望的那几双眼睛。

    别说七王府他们惹不起,就是一个檀修,他们也惹不起,檀家祖上可救过先皇,福泽恩厚,见着王室无需行礼。

    楚云轻轻轻应了一句:“我知道了,我住在相府也没什么不便的,劳烦管家走这一趟。”

    “娘娘?”连夏嘟囔,怎么偏偏到了关键时候,楚云轻戛然而止,不把在相府遭受的羞辱告知于管家。

    楚云轻拍了她一下:“莫要胡闹,管家事务繁多,无需叨扰。”

    “噗嗤。”檀修一个没忍住,嗤笑出声,露出明媚的笑意,他低声道,“王妃不必这般呆板,喊我阿修便是。”

    嗯?阿修?

    ???

    楚云轻蹙着眉头,视线锋芒刺入男人的眉目之间,一股不正经一闪而过,难不成之前的呆板都是装出来的,原来是个老不正经。

    “岂能乱了规矩。”楚云轻应了一句,却也不多说,两人规规矩矩地谈了一番话,算是给她撑腰来了。

    也关乎往后七王府的面子,可楚云轻总觉得怪怪的,尤其檀修看她的眼神,内容太多,快要溢出来了。

    那是一种探寻,就跟猎物似的。

    “您怎么不跟管家说明白,您怕是不知道檀家在大夏的地位。”连夏有些不能理解。

    楚云轻抓着她的手,往屋内进去:“这院外多少双眼睛盯着,再者说这儿是相府,就算檀修有意,也得有所顾虑,晓得伐?”

    连夏摸摸脑袋,一副懵懂的模样,她摇头:“不懂。”

    “笨死你算了。”楚云轻戳了她脑袋一下,懒得与她争辩。

    ……

    而此时离开相府的檀修心底藏了不少疑问,回了王府不得问个清楚才是。

    “见着了?”男人闲适地出声,“可还满意。”

    “嗯。”檀修沉声,蹙着的眉头一直不曾舒展,“与传闻之中的性子差别太大,而且眼神锐利,就跟……风洛堂的杀手似的。”

    “杀手?”凤晋衍满是嫌弃,“你眼神不大好吧。”

    “不,回京路上遭遇一波埋伏,风洛堂那些杀手还不及您这位新王妃呢。”檀修暗自吐槽,他不由得抖了一下,这厮刚才……是护妻?

    他才离京多久,一场冥婚难不成就打开这颗尘封已久的公子心了?

    “是有些许怪异,连我也探寻不到她的秘密。”凤晋衍蹙眉,将瓷瓶之中的药递给檀修,“这是她配给我的,你瞧着,薛神医都惊叹不已的药,这位大小姐身上藏了不少秘密。”

    檀修的目光落在那瓷瓶之上,脑子里蓦地想起什么:“你将玉佩留给她了,不怕惹了麻烦?”

    “怕什么。”男人抿唇,眼底起了一丝凉意,“倒是你,何时有了这称呼,阿修?”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iaoyuandongtai/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