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祸水东引

    银碎砸在楚流的腿上,疼得他额头直冒冷汗。

    楚云轻慌忙上前,一把搀扶起宋显儿,笑着道:“父亲大人这般阵仗,不知道的还以为女儿做出什么事情了?”

    “你还有脸说,与人有染不干不净,还在相府之中做这样的事情,成何体统!”

    楚流疼得眼泪花都冒出来了,他只感觉脚腕那儿出奇的肿,而且浑身酥麻,感觉疼痛在转移。

    楚云轻看出他的不安,心底喃喃:活该!

    “与人有染?”

    “是,孙嬷嬷亲眼所见,你屋子里藏了个男人!”南宫瑾骇然,立马追着道,她也没想到这女人会先醒过来。

    不过这院子早已经被围地水泄不通,就算沈清远要离开,也会被人逮着。

    楚云轻捂着嘴巴,做出一副惊恐的表情。

    “母亲,女儿承受不起这样的罪名,相府如何能承受得起?”

    她假意掩盖慌乱,知道南宫瑾今儿非得搜查了她的房间,可是楚云轻也不是任由人宰割的。

    “孙嬷嬷亲眼所见,还能有假。”楚流呵斥一声,扬手要人进去搜查。

    可楚云轻拦在前头,她冷笑一声:“是吗?孙嬷嬷你可知道,污蔑王妃是什么罪名?”

    那老嬷嬷身子一抖,慌忙跪了下来,可奈何南宫瑾在前头压着,她哆嗦着也得应了。

    “老奴亲眼所见,两人光着身子……”

    “简直放肆,给我搜!”

    楚流再不顾楚云轻这般,差人进了那扇门。

    可无奈搜了一圈,却是什么都没有,女人倚靠在门边,勾唇:“如此处心积虑污蔑本王妃,到底是何目的?”

    “不可能的,老奴明明瞧见了……”

    “来人,给我拿下这等刁奴!”楚云轻寒声,院内护卫尚且还有王府之人,更何况连夏是七王府的丫鬟。

    如今掌管七王府的管家也是大有来头。

    这也是为什么南宫瑾不敢直接对她动手,毕竟仗着一个七王府的名头。

    “你敢!”

    楚流呵斥一声,奈何身侧的南宫瑾这会儿楚楚可怜,捂着半张脸哽咽道:“孙嬷嬷跟着我多年,断然不是信口雌黄之人,是我之过,老爷……”

    “你先别急着哭。”楚流宽慰道,拿她完全没有办法。

    南宫瑾心底起了一计,她愣了一下:“昨儿清远那孩子与妾身说,七王妃给他递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约他一见,说是早已经倾慕已久。”

    楚云轻蹙着眉头,这脏水说来就来。

    后宅之争,果然名不虚传。

    “你怎敢这般胡说,轻儿这般乖巧之人,怎么可能……”宋显儿来了气,越发咳嗽地剧烈。

    “阿娘,莫要动气,这里交给我。连夏,帮着照顾好。”楚云轻低声道。

    她缓步上前。

    “你们是在怀疑我与沈清远有染吗?那为何不去找找,这位沈公子如今在何处?”

    楚云轻眼底笑意颇深,视线死死的盯着南宫瑾。

    盯得那女人浑身浑身,南宫瑾哆嗦了一下:“你想说什么?”

    “姐姐与表格郎情妾意,又生怕父亲不许,故而要我牵线搭桥,没曾想,孙嬷嬷居然误会了。”

    楚云轻低声道,周遭的人神色全然变了。

    “父亲若是不信,大可以差人去将姐姐请来,如今便可大白于天下了。”

    她的算盘,可打得是这儿,也不知道昨儿闹腾了一夜的两人,这会醒了没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iaoyuandongtai/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