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这男人藏了什么猫腻

    沈老将军性子跋扈,思想古板,只要楚云轻到时候稍稍渲染这件事儿,闹得满城风雨。

    到时候不需要她出手,就能把事情处理的干干净净。

    原来打得是这样的算盘。

    连夏心底暗自佩服,手里的活儿却是没落下。

    “对了,你们家王爷到底是怎么样的人?”楚云轻捏了捏手里干枯的栀子花瓣,看向连夏。

    小丫头微微一愣,旋即笑了:“娘娘这般在意王爷,可惜王爷英年早逝。”

    她重重地叹了口气,其实七王府的人也鲜少见过凤晋衍,连夏见过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不过王爷生得俊俏,又是大夏战神,威风凛凛,多少女人愿意嫁给他。”

    “生得如何?”楚云轻慌忙追问一句。

    连夏脑子晕乎乎的,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只说一说桃花眼格外勾人,眼下还有一颗泪痣,生得比女人还妖孽。

    楚云轻细细回想面具下那张脸,妄图找到些许蛛丝马迹,可是终究无果。

    若黑衣人就是凤晋衍,那么他假死势必为了掩盖什么,怕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楚云轻隐隐觉着不安。

    楚云轻继续磨着手里的药粉,连夏好似想起什么,她也不知为何王妃这般在意王爷的长相。

    “府内藏着许多画像,可惜都被太后娘娘带入宫内,娘娘是王爷的生母,自是在意地很。”

    “一幅都不剩?”楚云轻错愕,这未免有些太过蹊跷。

    连夏托着腮帮子:“是,那日王府走水,大半夜宫内派了一伙太监,神神秘秘的搜了王府所有的画像,包括王爷御笔亲题的一些字画。”

    两人闲聊一些关于凤晋衍的事情,连夏毕竟是个丫鬟,能接触到的也甚少。

    可楚云轻却隐约觉着,这太后有些许诡异。

    那老妖婆觉非善茬。

    正当她要起身进屋,院外有人进来了,一身素色长裙的楚嫣然,画了淡妆,在南宫瑾的搀扶之下,进了院子。

    “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这可不欢迎你们。”

    楚云轻冷声讥笑,下了逐客令。

    可南宫瑾脸皮厚,扯着不情不愿的楚嫣然过来:“过来,给王妃娘娘陪个不是。”

    这架势,惊得楚云轻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快些!”南宫瑾呵斥一声。

    “可不必,我担待不起。”楚云轻慌忙拒绝,谁知道这对母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可南宫瑾脸上堆着的笑容不曾散去,那般虚伪:“昨儿是嫣然年少无知,冲撞了王妃,可这事毕竟关乎相府名声,还望你缄口莫言。”

    “母亲大抵也知道,轻儿素来心直口快,若是一个不小心说了,恐怕沈家那边。”

    楚云轻蹙着眉头,冰寒的视线压迫着楚嫣然。

    她纤细的手指一挑,指着魂不守舍的女人。

    “要我保守秘密也可以,她,必须给我跪下认错!”

    “你……莫要得寸进尺。”楚嫣然红了一张脸,呵斥道,却被南宫瑾一个巴掌给扇了,她懵了一下,心底酸涩,“母亲您居然打我?”

    “跪下!”南宫瑾寒声,差了身后两个嬷嬷,一把将楚嫣然给按在地上。

    这般忍辱,楚云轻倒是想知道为了什么。

    若只是沈清远那件事情,就算楚云轻有意去说,可也得旁人愿意相信。

    如此这般架势,也只有一个可能,七王府管家的门贴怕是已经下来了,一个小小的管家也足以令她这般惧颜,这七王府到底藏着什么猫腻儿。

    这七王爷到底是何方神圣?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iaoyuandongtai/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