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她,不领情呐

    楚云轻落荒而逃。

    那屋子鬼魅的很,压着她的心,心跳快得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

    目送着远去的背影,空旷的地方响起一道声音:“你可真有本事,可别忘了她不是寻常小姑娘。”

    “本座乐意。”

    凤晋衍继续闲适地喝茶,他可瞥见她的惊慌,像是小鹿似的落荒而逃,脸颊染了一片疑晕。

    凤晋衍心情大好,也不理会檀修,他见着抱走鬼门十三针的楚云轻,面露喜色,脚步也轻盈,不由得喜上眉梢。

    檀修拿了一颗果子,放在嘴里,酸味快要炸裂了,他皱着眉头:“这天底下,要论哄媳妇还是你最厉害,钱呢媳妇花了,最后还是落到自个儿的口袋里。”

    “不过几十万两,以为本座养不起人?”凤晋衍蹙眉,好歹也是七王府的人,走出去切莫丢了他的脸。

    “呵。怕是不止。”

    檀修笑着道,瞧楚云轻那副模样,怕也是个败家娘们,不过某人宠着还来不及呢,非得面上这般别扭,死不承认。

    ……

    楚云轻下了楼,却被来人拦着去路,楚嫣然的目光刚触及她,便像是炸开了锅。

    “是你!”

    “滚开。”楚云轻冰寒的语调,满眼透着杀气。

    “是你抢了我的玉蝶簪,竟是你这个无耻小贼!”楚嫣然叉着腰,面色通红,“你大抵不知道,我可是相府千金,识相的最好把簪子交出来。”

    “没钱还上赶着来拍卖行,不怕丢了相府的脸面。这簪子是我拍卖得来,小姐若是有钱,不如买了?”她笑言。

    楚嫣然气得不行,她揪着沈清远的袖子,一扯。

    这般羞辱,不把相府和将军府放在眼底。

    可众人都瞧着,沈清远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得太过,他往前走了一步:“这位公子,敢问如何能割爱……”

    “二十万两,一分不少,我卖给你如何?”楚云轻勾起一抹笑意。

    “你!”沈清远愤懑,可还是忍住了,就算再怎么气愤也不能发作。

    “拍卖不过十八万,如今却狮子大开口,你这腌臜玩意,不过是七王府养得一条狗!”楚嫣然破口大骂,可楚云轻压根不在意。

    她把玩着手里的玉蝶簪子,故意在她面前显摆。

    “连十八万都给不起,你们不是更丢人。再者说,这是我的物件,我愿意给谁就给谁,送个乞丐也比给你强。”

    言毕,楚云轻转身,要走。

    却被沈清远一下拽着,她一个侧身,嗖——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暗器,打在那两人身上,疼得沈清远不由得放开手,他面色迥异:“你……”

    “嘶,好疼。”楚嫣然疼得不行,看着鲜血溢出,吓得花容失色。

    而此时,楚云轻朝着暗器而来的方向狠狠瞪了一下,像是在说:要你管什么闲事儿。

    她自个完全收拾的了。

    “不领情呢。”檀修嬉笑着,调侃凤晋衍。

    男人薄唇轻启:“与你有关?还不滚回去,在这儿碍眼,对了,沈老将军很快回朝,你准备一下将那两人在一起的事情散播一番,他们不要脸,本座倒是好意帮他们一把。”

    檀修身子一僵,这厮,还真是狠!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iaoyuandongtai/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