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一副欠了她几百万两的表情

    宋显儿不愿跟楚云轻说太多,只嘱咐了几句,便回去了。

    前院传来消息,说皇上来相府探望要楚云轻前去。

    难怪铁了心要楚嫣然来道歉,怕楚云轻在皇上面前说漏了嘴。

    “她怎么还不过来,是要皇上等着吗?”楚流寒声,满脸不悦。

    南宫瑾急忙应和一句:“许是有些事耽搁了,老爷不要怪罪,妾身想皇上不会介意的。”

    少年帝王慌忙解围,他淡淡地笑着:“无碍,朕不过出来随意走走,也来瞧瞧云……皇嫂如今过得怎么样?”

    “有亲人相伴,自是最好的。”南宫瑾轻声道,完全换了一个态度。

    此时,门外有人进来,楚云轻进门一瞬间便对上南宫瑾那张假笑的脸,如此虚伪,她轻轻颔首:“妾身见过皇上……”

    “无须行礼,朕今日前来……是想问皇嫂安好。”凤璃毓有些拘谨,他的心底依旧有一道坎,他总觉得楚云轻到了今天这地步,与他脱不了干系。

    年纪轻轻成了寡妇,要守一辈子的活寡,这绝对是个火坑。

    可如今楚云轻不在意,没那陌生的夫君,一个人倒也活得自在,她浅笑着道:“一切安好,妾身劳烦皇上挂念。”

    凤璃毓心底咯噔一下,他隐约察觉出了楚云轻的疏远,他们曾经是玩伴,关系甚好,小云轻总爱跟在他身后,也不爱说话,她话很少,却是愿意一直听着凤璃毓说话。

    然而现在,她竟是连看也不看他一眼,男人心底仇怨地很。

    可他不知道,眼前的楚云轻,早已经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小丫头。

    “相府设了宴席,还望皇上留下用膳。”楚流慌忙上前,打破这尴尬的局面,恰是午膳时候,凤璃毓索性留了下来。

    席间莫名有些尴尬,总归是帝王,再怎么没有实权,在地位上也是压了这群人。

    “母后说,皇兄的头七,要你进宫陪她一起操办。”凤璃毓憋了许久,才开口,他眼神闪烁,不敢去看楚云轻。

    “好。”女人淡淡地应允,却是半点介怀都没有。

    她变了,似是变得十分的洒脱,就好像短短几日,变了一个人一般。

    “到时候宫中会开坛设法,相爷也一同入宫吧。”凤璃毓轻声道。

    楚流心底一颤,才算是舒了一颗心,这般荣耀若非皇亲国戚,哪有这资格去参加七王爷的葬礼,他应允:“老臣何德何能……”

    “都是亲家,这也是母后的意思,到时候沈老夫人亦会入宫,你之前与朕提起的事情,也好与母后一同商讨。”凤璃毓不再说话,楚流倒是满意地很,他旁敲侧击与凤璃毓谈了这件事情。

    楚家和沈家联姻是件大事儿,一个是相爷一个是将军,不与太后商量怕是会闹出诸多纷争。

    这也是楚流最在意的地方。

    席间各怀鬼胎,楚云轻自顾自地吃着,时不时还得避开那道满是愧疚的眼神。

    这皇上,怕不是要一辈子这般欠了她几百万银子的表情……

    南宫瑾似是察觉到了席间的异样,她微微蹙着眉头,心里莫名起了一丝联想,楚云轻与这帝王之间像是有什么猫腻儿?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iaoyuandongtai/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