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计划 结仇

    游戏屏幕上,身着白色校服裙的小女生正在单枪匹马冲锋陷阵。

    “啊哒哒哒哒哒~死渣男,我打死你,打你个小绿帽~~~”

    另一个显示器上直播间的弹幕画风有些诡异。

    [EXOme?人家隔壁都在秀一枪爆头,你TM给我枪枪打腿?]

    [打得明明不是腿,是裤裆哈哈哈~~]

    也有莫名其妙怀疑自己走错了房间的:

    [小九九今天怎么播吃鸡啊?昨天ECHO都还没通关呢~]

    [LS刚来的吧,你抬头看一下直播间标题]

    直播间名字赫然入目:一枪一个绿帽怪。

    [弱弱地问一句,小九九是不是失恋了啊?]

    言小酒扫了眼右侧的屏幕,刚好看到前面这句,勾了勾大红唇,毫不犹豫地回答:“最近被绿了,今天来打真人出出气。”

    她继续操控着游戏中的角色,把附近的几个人打成了残血,确定他们没有队友来救,然后冷酷无情地让他们趴在地上自生自灭,一直等到击杀信息刷新后才慢悠悠开了车出去。

    路旁的树木房屋疾驰而过,四下里安安静静,没有一声枪响。恰是夕阳西下,游戏画面都被笼上了一层暖黄。

    跑进下一个安全区后,她故技重施,猫在一栋小楼的高处,开始各种蹲人。间隙里她又瞄了眼弹幕,却发现了几条阴阳怪气的。

    [女主播技术就是差,开了八倍镜都打不死人,菜!]

    [这一脸大浓妆还不如去直播噩梦之屋]

    她挑了挑眉,心道如今的宅男观众素质真是一届不如一届,正想出声怼回去,却看到弹幕跳得欢快。

    [爱看不看,不看就滚,少BB]

    [哇我们九九玩CS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作为一个铁粉我必须要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那个,九九的妆真的好浓啊,敢不敢少上两斤面粉哈哈哈~]

    言小酒嘴角一抽,忍不住摸了摸脸上的“面粉”,皮笑肉不笑道:“这叫复古妆,你们直男不懂。”

    说起来,这一脸大浓妆还是律师闺蜜知道她要玩直播给的建议,说什么之前有个女主播被一个猥琐观众盯上了后来在现实中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叮嘱她小心谨慎,又说化妆堪比整容。故而,她才在粉丝中有了个大笑姑婆的称号。

    不过闺蜜说的也是正理,反正她一个小透明,不靠脸吃饭。再说了,她又不是职业主播,还不想因为这点零花钱影响到自己的正常生活。

    砰——

    一声枪响,她一个愣神,就看到自己屏幕上溅开了一朵大大的绿色血花。

    系统消息刷出:ccccccq使用AWM杀死了EX昨天去世了

    言小酒看着那个绿头盔蹬蹬蹬跑到自己的尸体旁边,发了个挑衅表情甚至还跳了个舞,紧接着无情地把她的骨灰盒一扫而光,突然有点生气。

    死就死吧,居然被个绿帽子打死了,还要开嘲讽!

    她诅咒他下一秒就被其他伏地魔阴死!结果诅咒完全没生效,对方欢欢喜喜地背着她的资源跑了。

    言小酒气哼哼的便要重开,突然想到什么,瞄了眼时间又停了下来,转头跟弹幕聊起了天。

    [九九怎么不开了啊?]

    言小酒笑笑:“休息十分钟,聊会天。顺便等一等我的杀身仇人嘛~”

    按照刚刚的进度,估计还有十分钟到最终决战圈。那个家伙虽然是趁她心不在焉偷袭成功,但估计也实力不俗,应该可以混到最后。所以,她要想报仇的话,肯定要“狙击”一下对方了。

    [过几天有个新游开测,也是FPS,九九会玩吗?]

    看来是个老粉,很懂她的口味嘛。

    言小酒:“什么游戏?那个叫永恒什么吗?”

    她看着弹幕里刷出的游戏名《无双》,随手搜索了下,却是眼前一亮。

    这是一款古风射击类游戏,听起来有点不伦不类,说白了就是山寨版的吃鸡。不过,各式各样的现代化枪支换成了冷兵器时代的弓箭,卖点是高自由度、绝世轻功、俊男美女策马弯弓驰骋天涯……

    吹得挺像那么回事的,看放出来的游戏场景截图也不错,不过嘛,身为入行五年的游戏狗PM,言小酒心里很清楚,新闻稿货不对板的几率高达80%,实际水准什么样还两说。

    言小酒看了下开发公司——光游,唔,不怎么出名,就连她这个游戏行内人听到这名字都很陌生。估计没找到财大气粗的合作方推广,都临近封测了还没啥水花,搜出来的新闻稿只有可怜巴巴的几篇。

    今天弹幕那位仁兄如果不是这类游戏铁粉,估计就是内部人员顺手来打广告。不过,这个“广告”打得甚妙~

    射箭可是她最为热爱的运动之一,虽说她直播玩单机多,但这么些年来网游也玩过不少。为了能在游戏中过一把弓手的瘾,如果是西幻类的游戏,职业必选精灵。玩剑三时还选了唐门,即便每次回师门都要习惯性摔断腿,她也无怨无悔。唯一的遗憾,就是绝大多数FPS类游戏都只有打枪,传统弓箭基本上难寻踪迹。

    故而,她顺手就给手机上了个提醒事项,大后天早上十点开测,刚好是周五,不错不错,可以提前把活儿干完然后摸个鱼。

    重度游戏成瘾患者言小酒摩拳擦掌。

    结果到了周五早上,言小酒忙成了个球。等她空下来时,一看手表,很好,还差五分钟就十二点了。

    言小酒决定摸鱼五分钟,让同事一会帮她带个三明治,就一头扎进了游戏的海洋。

    等待游戏加载的过程,她看了眼手机,发现自己母上大人发了好几条未读消息过来,还有同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好几条。

    太后:“闺女啊,昨天你大表哥跟我说,他同学的弟弟年纪比你大两岁,刚买了房(此处省略一百字)……”

    太后:“你考虑考虑,老大不小了,别吊死在一棵树上。”

    太后:“走出失恋阴影的最好办法就是找个新对象(此处省略八百字)”

    想起那个抠到死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大表哥,言小酒翻了个白眼,就他还能介绍什么靠谱对象。再说了,她现在觉得能带领自己走出失恋阴影不是什么大猪蹄子,而是这些可爱的游戏……

    看到短信内容后,她更暴躁了。

    “小酒,听说你们分手了,是因为我吗,你误会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和他……(此处省略一百字)我愿意把他还给你,只要你们幸福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TM都什么狗屁白莲花?还还还尼玛!劳资不稀罕!

    一想到那两人不知以多少种姿势奋战过,言小酒就觉得一阵恶心。

    抬眼一看,游戏已经加载完毕了,她随手捏了个小萝莉,囫囵吞枣过了新手教学环节,匆匆跳进了战场。

    这款游戏是架空古代背景,玩法暂时只有一个,就是吃鸡的山寨版,叫天下无双。

    刚进去言小酒就看到,一群大老爷们正在空地上群魔乱舞,有学猴子偷桃的,也有捶胸嗷嗷叫的,更有四肢着地在爬行跳跃的。让她有种自己进了动物园的错觉……

    眼看着倒计时还有40秒,她在附近频道里不耻下问了三遍,才被告知,这是官方出的五禽戏系列表情动作。

    言小酒一头黑线,仔细看了下面板,还真有五种动物的小图标,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简单的表情动作,如微笑、挥手等,跟吃鸡差不多。她还没来得及试验,便眼前一黑,原来是倒计时结束了,一群人呼啦啦全被拉上了孔明灯。

    没错,不是飞机,而是一盏硕大无比的孔明灯。

    言小酒点开地图,看着那些陌生的地标,心道,第一局应该好好做人,跳个偏远地区好了。

    拿定主意后,她随手点了个小村庄就往下跳。只是,她的另外三位路人队友似乎志向远大,两个跳了正中央的神机营,一个跳了东边的港口。

    真是形同虚设的队伍啊!

    看着那三个小绿点离自己越来越远,言小酒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蜡。幸而角色背上的大风筝和风筝长尾很是飘逸美型,拯救了她的心情,她决定回头跑论坛写建议帖子让官方出个风筝皮肤。

    还未落地,眼尖的言小酒已经看到了几间低矮的房屋。

    附近没人,完美!

    她轻车熟路地跑进去,准备捡把弓啊弩什么的武器,耍个帅。结果,搜遍了三间屋子,全是各种长短不一的木棍,甚至还有一根狼牙棒!

    简直穷到天都要哭泣了!

    言小酒只能安慰自己,起码防具凑了一整套,很是耐打,虽然她捏的娇小女性角色套着厚厚的盔甲跑起来跟个僵尸似的……

    不过有个问题,怎么一瓶药都没捡到呢?

    一般的吃鸡游戏里,所有物资都靠地上捡,虽说这种游戏运气占很大成分,但没理由搜了三间屋子一个最低级的药包都没有吧,这TM是什么设定?

    言小酒看了看地图上的毒圈,虽然还早,但她跳得地方实在太过偏远,最好还是提前往中间跑一下,顺便熟悉下地形。

    她小心翼翼地出了门,一边跑路一边极目远眺,准备找个代步工具,比如说,马车什么的。按照这游戏的套路,飞机换成了孔明灯,降落伞改成了大风筝,估计摩托车越野车会改成马车,或者是马匹都有可能。

    终于,她在茫茫的大草原上看到了两个白点,似乎还在缓慢移动。

    肯定不是人,初始默认衣服都是古代的短打,灰扑扑的,盔甲颜色也是偏暗沉的。莫非是马匹?

    刚好那白点就在自己的必经之路上,言小酒面露喜色,朝着白点方向奔了过去,觉得自己的运气值终于回到了正常水平。

    只是,越接近那白点,言小酒越觉得不对劲。由于这游戏抛弃了现代枪支,自然也就没有三倍镜八倍镜这一说,她这么远远地也看不清。直到肉眼能看得清时,她惊恐地嗷了一声。

    “妈耶~这TM是狼吗?这游戏美术没给钱吗,就不能上个色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ueshengfazhan/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