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计划 套马杆

    “嗷——这什么辣鸡游戏!”

    惊天动地的哀嚎声响起,吓得隔壁房间的秦欢跑了过来,就怕这位刚失恋不久的室友言小酒出点什么岔子。

    “小酒你怎么了?”

    言小酒回头看了眼推开房门的秦欢,幽怨回答:“没事,玩游戏差点死了。”

    她才不会告诉别人,因为她想趁着对方骑马、自己驾马车的机会将其“意外”撞死,结果因为她的视角刚好没看到右前方有块大石头,不仅碰瓷失败,还把自己从马车里摔了出去,直接一头撞在了尖锐的石头上,血量直接见底,只剩下薄薄一层皮……

    秦欢一头黑线:“……那我回去画稿了。”

    直播间的弹幕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氛,甚至还飘过了几条打赏消息。

    [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我今天算是懂了]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今天算是见识了]

    [什么叫赔了夫人又折兵我今天算是明白了]

    言小酒一脸虚弱:“你们是真粉丝吗?我千里之外爆狗头的时候不送礼物,这会儿送是几个意思?我很怀念我们刚刚认识时的纯洁和拘谨……”

    弹幕里多数都是哈哈哈笑得不能自理的,也有少数看了直播心痒痒想自己玩的。

    [这游戏的花样死法简直666老铁们一起玩吗]

    言小酒看着残血的自己,心如死灰,也懒得思考自己到底免费给这破游戏的官方吸了多少免费流量。幸好中午那盘被炸死时没有直播,不然这帮黑粉观众又要嘲笑自己了。

    她开始深刻反省,这几天她到底是招惹了哪路神仙!这个ccccccq该不会是上天特地派来惩罚她的吧!

    她这厢郁闷得紧,那头的电脑屏幕前却有人笑得欢快。

    “这游戏还挺有意思啊,我以为吃鸡里面被车撞死、被子弹反弹死已经够倒霉的了,没想到还能被石头撞死哈哈哈~~”纪旭一边吸泡面一边感慨,瞥到手机上有一条十几分钟前推送的直播消息,顺手打开了猫乐直播,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谢长卿没说什么,只是脸上的酒窝若隐若现,显然也是控制不住笑意,手下已经快速将那个倒霉队友扶了起来。

    但是,由于刚刚的翻车事故,车前的马跑了……

    那受惊后撒欢儿跑开的模样做得极度逼真,让言小酒十分绝望,也让这个野人小队陷入了一片死寂。

    1号队友终于说了第一句话:“毒要来了,我走了。”言下之意就是,由于言小酒的辣鸡驾马车技术,导致几人没了坐骑,现在只剩下ccccccq还有一匹马,但这个小黄马只能乘坐一人,只有汗血宝马才能两人共乘。也就是说,他们三个人只能撒开腿跑,还有一定几率跑不过被毒死。

    说罢,1号队友默默地跑开了,4号队友发了个不爽的表情,也紧随其后跑了。

    言小酒忧郁着也开始跑起了步,心中带着一丝愧疚,甚至决定如果他们能逃出生天她一定要好好补偿那两位被坑的队友,比如说,给光着上半身裸奔的1号队友找个盔甲,又或者,给手上只有一根打狗棒的4号队友捡把弓……

    跑着跑着她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那个ccccccq跑哪去了?他骑着马脚程肯定比自己快,怎么都没看到他在前面,难不成准备和其他人分道扬镳当独狼去了?

    得得的马蹄声响起,她调转视角回头一看,只见那个让自己咬牙切齿的家伙正骑着那匹小黄马朝自己奔来。

    不对,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匹马?他手上似乎有条绳子,恰好牵住了后面的白马。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上马!”可能是声音太温柔的原因,这么短促的祈使句听起来让人心痒痒的。

    言小酒晕乎乎地上了马,看着毒圈离自己越来越远,感激涕零地问:“这游戏居然还能赶马?怎么做到的?”

    Ccccccq:“我之前捡了个叫套马杆的道具……”

    这个设定简直是神了!

    直播间的弹幕都笑疯了,这都是什么骚设定,策划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纪旭点开言小酒的直播间时,正好听到那句套马杆的语音消息,他眉头一皱,似乎有什么不对,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再一看,游戏画面上左上角显示的2号玩家ID可不正是刚刚自己围观自家哥们的号?

    他看向谢长卿的方向,只见他正专注地单手点着鼠标操作游戏,左手还打着绷带挂在脖子上,但丝毫不减其俊朗。不禁撇了撇嘴,心道,跟个大帅逼当朋友的感觉真不友好,尤其是,这种游戏里对方还能单手虐菜,真叫人羡慕嫉妒恨。

    再次跑过去看了一眼对方的电脑屏幕,又看回手机上的直播页面,确认是同一个ID没错。

    纪旭一拍桌子,吓了谢长卿一跳,一个操作失误,小黄马上的人物都歪了歪,差点没坠马跌死。

    “你干嘛?”

    纪旭兴奋道:“卿啊,你上电视了知道吗?”

    谢长卿一脸懵:“哈?我最近……”

    “不是那个,我说直播,你看……”

    直到这时,谢长卿才发现自己的倒霉队友是个女主播。

    “她操作不错,我还以为是个男的呢。”

    纪旭翻了个白眼:“你这是性别歧视!再说了,你看哪个女的不都长一个模样……”

    谢长卿认真回答:“不啊,我看你和其他人也是一个模样。”

    纪旭无语。

    此时的言小酒骑着马儿,看着前方那个灰衣剑客打扮的身影,不禁有些羞耻。

    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一大把年纪还因为游戏里的打打杀杀上头,真是够丢人的。虽说中午被他炸死了一次,但是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敌对情况不杀你杀谁呢?

    再转念一想,这小伙子人还算不错,连续救了自己两次,尤其是给她找马这个举动,已经让小队里面忙着跑毒的两位队友嫉妒眼红了。要不是他们成功脱了身,只怕接下来要再次面临队友倒戈反目的情形。

    只是,一想起前几天那个戴着绿帽子在她凉凉的尸体前挑衅的形象,她没来由的还是一阵不爽。

    接下来的战场,仿佛变成了言小酒的泄愤之地。

    她背着一把短弓,纯熟地操作着轻功键跳来跳去,在枪林箭雨中自如穿梭着,顺手收割了一大票敌人的性命,甚至还在最终决赛圈里掏出狼牙棒敲死了最后一个对手,吃到了本游戏她第一只鸡。

    但是一看队伍结算面板她又蔫了……

    最终排名第二,人头居然少Ccccccq一个!

    她轻哼一声,正准备点下一局,结果游戏页面突然弹出两个好友申请,是Ccccccq发来的,还有刚刚那局的一个路人队友,估计是觉得她打得不错想加了方便以后一起玩。

    言小酒随手加了路人队友后,看着另一个申请弹框,不禁陷入了沉思。

    这个好友该不该加呢?她好像还没有完全原谅对方啊!

    看光标在确定和拒绝两者间犹豫,弹幕君们纷纷启动看戏不嫌事大技能。

    [小哥哥声音那么好听,干嘛不加?]

    [九啊,女生不要那么暴躁,太记仇找不到对象的]

    [化干戈为玉帛一笑泯恩仇啦啦啦]

    趁谢长卿离开位置自作主张发送了好友邀请的纪旭贼兮兮地看着弹幕,有些不解,忍不住也发了条弹幕问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从一条好心科普的弹幕中得知,这个ccccccq的号前几天曾经“霸凌”过主播小姐姐的尸体。

    纪旭:“……”???

    言小酒心情有些烦闷,等60秒的时间过了邀请弹框消失后,干脆当做没看到,点开了下一局,口中道:“告诉你们一个真理,声音好听的小哥哥一般都特别丑,见光死的。”

    纪旭没忍住发了条弹幕:“才不是,我旁边就有个大帅比,声音好听得妹子合不拢腿~”

    看着弹幕里的附和之词,等待孔明灯的间隙练白鹤展翅的言小酒很是敷衍道:“对对对,这条真理应用范围不包括我的直播间粉丝,哈哈哈~”

    她默默祈祷了三秒钟,希望这局还能匹配到那个ccccccq,但是,决不能在同一队!

    等谢长卿拎着两杯奶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纪旭一脸义愤填膺地瞪着自己。

    “你又怎么了?被哪个欠网费不还的网瘾少年打了?”

    纪旭握拳质问道:“主播小姐姐这么可爱,你怎么可以霸凌她?”

    谢长卿有点摸不着头脑,霸凌?他刚刚不是还救了她一把么?

    “你还装!前几天你是不是吃鸡了?还……”

    回想起趁着放暑假至今还赖在自己家玩游戏的小表妹,谢长卿终于明白纪旭在嘟囔什么了。只简单解释了下,又若无其事地回到座位上继续玩游戏。

    纪旭恨铁不成钢道:“都怪你那表妹!不然我就能勾搭上主播小姐姐了!诶不对,你哪个表妹?多大了?好看不?”

    谢长卿只当做没听到,转过头瞥了眼纪旭的手机屏幕,只见小屏幕里的女子一头微卷的中长发,眼妆很浓,腮红也有点夸张,不过打游戏时神情专注,小巧的下颚绷得很紧,并没有印象中很多女主播身上的风尘味,倒是有一种小女孩偷穿妈妈衣服的不和谐感。

    他随口问:“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吗?好像有点……”虽说看上去还可以,但妆容未免太浓烈了些。

    纪旭虎着脸道:“你个脸盲外加母胎solo懂什么~九九小姐姐打得一手好枪,性格又好玩,我就喜欢怎么了~再有意见回你家带孩子去,别来占用我的VIP包间资源!我这里生意很好的!”

    “好吧。”说得好像他不给钱一样。

    谢长卿摸了摸鼻子,习惯性无视这个好友的花痴,自顾自重开了一盘。

    纪旭气哼哼地回到自己的尊贵老板位,开始下载《无双》。都知道了小姐姐的ID,还愁加不上么?他决定,一定要靠自己单身多年的游戏技术让小姐姐折服!

    然而,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一小时后,他决定上官方论坛发一个名为《论无双的各种沙雕死法》的帖子控诉坑爹的策划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ueshengfazhan/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