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计划 噩梦不断

    电脑屏幕前,一脸浓妆的女子刚好一箭爆头了一个敌人,心情大好,眼睛弯弯地跟观众聊起了天。

    “老铁们瞧见没,这个就叫百步穿扬,扬州的啊,可不是杨树的杨。他就是跑得再快,也躲不过被小仙女施了魔法的弓箭呀~”

    然而她的老铁们表示并不买账。

    [什么小仙女,再装可爱取关了啊]

    [明明是那个人太傻,躲在那么矮的草丛里,屁股都露得一清二楚]

    [不想看你吃鸡,只想看你]

    言小酒眼尖地捕捉到了上一条弹幕,正要娇羞一笑,结果那哥们补了句。

    [手快发出去了,接上条,只想看你开发新式倒霉死法]

    底下一片666。

    言小酒气得头发都更蓬松了。

    先前,她软磨硬泡了好几天,才让老板答应出血,用她的最新版推广方案,先是找微博段子手大V搞些长图文或视频软广告,又联系了猫乐和另一家直播平台的几位知名游戏主播帮忙推广《无双》,再加上一些常规的买量渠道,这半个月下来,《无双》的人气、知名度和百度指数都节节升高,顺带着连她这个小透明的直播间都人气鼎沸了起来。

    有句老话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粉丝观众多了,撕逼骂战也多了起来。

    只要不太过分,言小酒向来是假装看不到,只是今天的新一轮骂架源头有些特别。

    这一局,她组了三个野人队友,那三人似乎是一起开黑,故而语音聊得十分畅快,说话间也透着丝丝熟稔。相形之下,她这个只肯打字的路人队友就显得很不合群了。

    三个队友里面两男一女,女的声线挺娇柔,另两个很是粗犷,约莫是北方汉子。

    妹子看起来是第一次玩,经常问这是什么、怎么用、怎么看不到人这种小白问题,言小酒估计她可能连正常吃鸡都没怎么玩过。

    其中一个男的很是耐心解答,另一个话少一点,只是捡装备永远抢在前头,然后在小队语音里问妹子要不要。

    妹子自然是说好,只是让言小酒有点不舒服的是,那三个人基本上当她是空气,虽然跳伞前商定了落点,但过后,基本上除了需要打架的时候就没想起来她过。

    这也没什么,言小酒并不是个玻璃心的主。然而,她这一局刚好手气很差,前两个圈手里居然还只有狼牙棒,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把倒数第二弱鸡的鞑靼弓,结果却发现没有配套的箭。她依稀记得两分钟前语音里那男的问妹子要不要小凿头箭,妹子因为用不上便没要。

    她想了想,自己方才赤手空拳打得也很是出力,虽然只有两个人头,但那俩男的加起来也只有三个助攻,还不如自己。于是敲字,很是客气地问能不能把小凿头箭给她一点。

    结果对方表示,因为妹子不需要所以他扔了。还十分体贴地指明了扔的大概地点,说如果她需要的话可以回头去捡。

    言小酒顿时就来了气。捡尼玛个捡,没看见后面的幽灵毒圈正在靠近嘛?

    合着你光想让马儿跑得快,还要马儿不吃草啊?

    明明那厮开局就捡了个三级大包袱,加上腰带的空间,三四百个格子不在话下。现在整个队算上自己的鞑靼弓,加起来也不过三把弓,距离满配还任重道远,包里放20支箭备用是有多难为他!

    这一局进行得很不顺利,在下一个圈时他们遭遇了一个富得流油的队伍,缺衣少食的言小酒在一波箭雨攻击的强大火力下英勇阵亡。整个小队死了三个,唯一逃出的居然是那个小白妹子。因为穷困潦倒的全队唯一的坐骑都给了她,抠逼男表示她身骑白马很是好看……

    结束这一局时,言小酒很是忧伤地叹了口气。不免又记起上次那个什么糖甜不甜的坑逼队友,便随口在直播间里吐槽了几句,大意就是说对方贪生怕死、如果能把发嗲的技能点到玩游戏上早就成电竞选手了,诸如此类。

    结果一个观众突然跳了出来。

    [那个糖糖不甜的号,现在好像就在隔壁直播,也是个女主播]

    言小酒差点没被吓一跳,居然不是女装大佬?

    她顺着好心观众给的房间号,用手机换小号摸过去看了一眼,结果对方还真在玩《无双》那个号、和被她坚决认定是女装大佬的那把嗓子,都无比熟悉。

    主播间里的妹子眼睛很大,一张樱桃小嘴正嘟着撒娇,似乎是抱怨被人打在地上,让人赶紧过来扶她。

    “哎呀好讨厌啊,怎么老是打人家,那个人是不是眼睛装了雷达呀~~”

    这把嗓子听得言小酒瑟瑟发抖,再看对方头上戴的粉白兔耳朵头箍,同色系的粗吊带小裙子,以及身后粉粉嫩嫩的墙壁背景,让她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然而她不得不承认,很多直男就喜欢这一款,别的不说,单从直播间人气对比就能看出来了,自家的热度虽然有了明显提升,但也只能算这位名为“大脸猫爱吃鱼”的妹子的一个零头。光她点进来这两分钟,各路土豪送的豪华猫爬架就有好几个,让穷鬼言小酒羡慕嫉妒不已。

    因为她低头看手机的时间比较长,弹幕里不禁开始猜测:

    [九九不会跑去隔壁砸场子了吧?]

    [要是别的主播,应该不会,九九的话就不好说了哈哈]

    有不明就里的,也有人借题发挥的:

    [那个女的我记得,嗲得一比,我男票还总喜欢看她直播,气死老娘了!]

    [LS说的是白莲花那种吗,确实很婊啊]

    言小酒抬头看回弹幕,虽然心里有些赞同,但嘴上却不敢说什么。毕竟人家大脸猫小姐的粉丝太多,她怕说错一句话就招黑惹来报复。

    她便和了两把稀泥:“哎呀,不就是玩个游戏嘛,我还能记仇不成。再说了,这游戏不组队都不知道谁是谁,我就是想打击报复也找不到机会啊哈哈~”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直播间里还隐藏着个玻璃心的间谍,或者是个多管闲事的长舌鬼,居然转头就跑去大脸猫的直播间告状,还十分理直气壮。

    [猫猫,有人在隔壁直播间说你坏话呢,好像是你之前匹配到的队友,也是个主播]

    此时的言小酒见刚刚的小型骚乱停了下去,以为风平浪静了,便投入到游戏中里,哪里留意得到被她放在一旁的手机屏幕上划过的这条小小弹幕,自然也想象不到后续酝酿出的一系列事情。

    这夜,夜深人静。

    闹钟滴答走动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格外明显。

    只是床上熟睡的女子丝毫不觉,她怀里抱着一只灰不溜秋的胖龙猫,睡的正香。只是,不知怎的她突然皱起了眉头,脸上肌肉微微抽动了几下,口中呢喃着“不要过来”,竟像是十分恐惧的模样。及至惊醒之前,她还一把将龙猫给推下了床,也正是这个幅度较大的动作将她自噩梦中拉了出来。

    言小酒被自己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才知道是梦,擦了擦额前的冷汗,又伸手将可怜巴巴的龙猫捞了上来。

    她紧紧地抱住大龙猫,下巴抵在龙猫的头上,看着窗帘缝隙透进来的一丝微光,无声地叹了口气,又做噩梦了,真闹心!

    自从蛋糕事件之后,她就时不时会做同一个噩梦。

    梦里,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嘿嘿笑着接近自己,就像一条阴冷的毒蛇。她想挣脱,却毫无办法。在这个梦里,她引以为豪的散打技巧像是全都喂了狗,梦中的自己柔弱得就像一朵小白花,只能任君采撷。

    每每午夜梦回之时,言小酒就开始后悔自己那天没有“不小心”打断猥亵自己的长发男肋骨什么。

    若是其他人,倒霉催地碰上这么个色鬼倒也罢了,毕竟对方也就是摸了两把,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言小酒和旁人不同,她本就对异性的身体接触十分抗拒,不然也不会跟前男友明瑄拍拖三年都未曾越雷池一步。如今这么一搞,她的心理阴影愈发重了起来。

    最要命的是,可能是上天嫌弃她最近还不够倒霉,又让她家母上大人安排了一次相亲。

    这次的相亲男是前天见的,姓毛,长得普普通通,个子倒是挺高,身材不错,能看到隐约的几块腹肌。因为聊得还可以,言小酒正准备回去后跟老妈报告一声可以继续接触。

    结果,这次的相亲男还不如上次的,第一次见面居然就开始动手动脚。

    言小酒反应虽然很快,但显然也被这男人无耻程度给震住了,呆了那么一两秒。

    然后,色欲熏心的相亲男被她一拳打飞。

    过后那男的居然还振振有词,说她穿短裙来见面就是同意去开房的意思。

    MMP!

    姓毛了不起啊,就可以毛手毛脚了吗!

    且不说言小酒如何气愤,只见过这个男的之后,她就开始噩梦不断,经常一个晚上变着花样地做。一时她被长发男困在阴暗的小仓库里威胁,一时相亲男骄傲地领着她去了酒店还说“看这是朕给你开的房间”,一时又是无脸男将她当做大鱼开膛破肚之后又做成了寿司托盘……

    想起刚刚做的那个新式噩梦,言小酒睡意全无。一看闹钟,一点半。

    她摇摇头,干脆打开了电脑玩游戏。

    结果凑巧看到ccccccq也显示在线,而且刚刚从游戏中的状态变为空闲中。

    她手有点痒,犹豫着给对方发了个组队邀请。

    三秒过后,系统提示:“对方已加入小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ueshengfazhan/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