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计划 失败的相亲

    自从最近沉迷沙雕吃鸡游戏,言小酒就进入了旁若无人的境界,虽然还没到无心工作的地步,但也修炼到可以一天不看手机不回消息的水平了。

    这日,言妈妈终于忍受不了微信上的被无视,直接夺命连环call。

    言小酒一接起来就是一顿痛骂,言妈妈从她小时候调皮捣蛋开始碎碎念,一直说到她高考发挥失常、大学毕业后不认真找工作只能当游戏狗,然后又进入了她感情失败、老人家一把年纪抱不了外孙的环节,听得她一个头两个大。

    “停停停!您老人家到底要我怎么样?”言小酒诚惶诚恐道:“只要您放过我可怜的小耳朵,您说什么我都答应。给你买个新包包好不好?或者,S家的护肤套装?”

    言妈妈语气陡然一变:“不用你给我买那些,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就行。”

    “诶,别说一件,就是一百件都成!”

    于是,这周五下班后,言小酒就坐到了生平第一个相亲对象的对面。她一脸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回答着对方的种种问题。

    相亲对象姓周名炎,是房地产公司的什么经理,穿得人模人样,长得也还算五官端正,言小酒心里先给了个60分。

    得知言小酒是游戏公司的,周炎顿时激动了起来,连连表示自己平时也很爱玩游戏,拉着言小酒开始大聊特聊。结果,发现言小酒还是女生中少有的爱玩FPS的物种,周炎更高兴了。

    言小酒也有些惊喜,没想到相亲还能碰上同道中人,看来老妈的眼光还不算太差。她悄悄给对方加了10分,准备继续观望接触。因此,吃完饭又坐着聊了大半个小时后,周炎邀请她去附近的江边走一走时,她欣然同意。

    然而,变故往往发生在一瞬间。

    就在她走出餐厅时,周炎正和她说着什么,为了维持礼貌而得体的形象她扭过头去回答,却不小心撞上了店外的一个人。

    言小酒刚意识到自己把人家手上的奶茶还是咖啡的给撞翻了,而且泼了对方一身,白T恤都成了香槟色,她第一反应当然是跟对方道歉,毕竟是自己走路没看路。

    就在这一秒,从后面冲上来的周炎猛地环住她的腰往后一拉,估计是想保护她不被那热饮泼到,结果,这突入其来的肢体接触让言小酒浑身寒毛直竖,条件反射就抓住周炎的胳膊,直接来了个过肩摔。

    这下,不仅被泼了一身的人惊呆了,周炎懵逼了,她自己反应过来只想掩面而逃……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言小酒也不知道自己在跟谁道歉,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头疼欲裂。

    “那个,你衣服上的污渍,不知道能不能洗掉,我赔你吧。”

    一脸懵的男生还没来得及说话,言小酒便被躺在地上哀嚎的男人吸引去了注意力。

    我去,该不会摔断尾骨了吧?

    她急急忙忙又掏出手机,一边顶着围观吃瓜群众的好奇目光打120,一边小声对周炎道歉。等她记起弄脏别人衣服那茬时,对方早就消失在人群中了,她还压根不记得对方长什么样。

    将人送去医院后,言小酒大大松了口气。

    周炎并没有伤及骨头,只是一些皮肉伤,顺带崴了脚。

    她一脸复杂地再次郑重道歉,又承诺医药费全包之后,周炎看她的眼神还是哆哆嗦嗦像小绵羊对着母老虎,包扎完后急急忙忙走了,跟逃命似的。

    然后,意料之中的,还没回到家,她就被言妈妈的电话轰炸了。

    “言小酒你能耐了啊你!不想去相亲你就直说,居然把人家好好一个小伙子打成那样!我当年就不该答应让你报什么散打班,你老实说,你跟小明分手的原因是不是人家嫌弃你太暴力?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再不收敛一点,我看你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言小酒自知理亏,只得点头哈腰地认错。只是再次听到小明这个称呼时,她既想笑又笑不出来。

    想当初,刚带他回家见家长的时候,妈妈就是这么一脸慈爱地叫出小学课本里的常见主角名,差点没笑死她。如今回忆起来,只剩下一声唏嘘。

    回到家,咸鱼躺的言小酒懒洋洋地撸了两把自家的大胖橘猫,不经意间想起这货的来历,哼了两声,毫不客气地将其推下了沙发。

    室友秦欢心疼地抱起橘猫:“大黄招你惹你了?不就是你跟渣男EX在路边一起捡到的么?又不是你俩生的……”

    “呵,我可生不出这么丑的崽子。”

    得知今天言小酒的相亲遭遇后,秦欢极度无语。

    “你那个老毛病,干嘛不告诉她啊?还有,你们分手明明是他的错,你什么都不说,阿姨可不就得担心你。”

    言小酒撇撇嘴:“算了,免得她操心。再说了,就我妈那个尿性,她知道了非给我介绍一男心理医生,然后召集她的广场舞天团去揍明渣男一顿,你信不信?”

    曾经回过一次言家过年的秦欢思及阿姨的彪悍风格,不禁对这对母女心有戚戚。

    “心理医生也不错啊,我就想找个医生来着,白大褂制服诱惑啧啧啧~~”

    “你可别了吧,我朋友……不是,医生经常要值夜班的你知道吧,那小护士都水灵灵的,日久生情啊,太不安全了!”

    秦欢有些失望:“好吧。对了,你之前跟渣男不是也能牵个手亲亲嘴什么的吗,今天怎么反应这么强烈?”

    言小酒摸了摸下巴,郑重道:“男人头,女人腰,可不能随便乱摸的。”说着,还身手敏捷地捉住了秦欢贼兮兮靠近她腰间的手。

    后者嘿嘿笑,假装什么都没发生:“那你打算怎么办?继续相亲?”

    言小酒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打开了电脑,一边上游戏一边说:“是啊,我打算以毒攻毒来着,多见点男人,兴许能治好呢。”

    秦欢表示怀疑:“既然如此,你干嘛不上交友app认识多几个,玩游戏能送男人吗?”

    此时已经匹配完毕,进入了战场等待区。

    言小酒指着电脑屏幕上那些彪形大汉,狡辩道:“这些不都是男人么?还有整天光膀子裸奔的,我多玩游戏,也是克服心理障碍疗程的一部分嘛。”

    秦欢:“……”信你就有鬼了。

    “你今天不直播?”

    一言惊醒梦中人,言小酒突然记起今天去医院全是自己掏的腰包,还有救护车的费用,林林总总加起来比那顿晚饭贵多了,顿时心如刀割。

    “播播播!”

    她惆怅地抱着电脑进了卧室,又趁操作间隙在脸上开始鬼画符。本打算今晚啥都不想好好打几局游戏发泄发泄,然而,贫穷使人勤奋!

    刚打开直播间,言小酒瞄了一眼在线人数,假睫毛差点被吓掉。

    她这个业余主播因为平时只玩各种单机,人气并不高,每次开播的在线峰值撑死能到四位数,普遍还是三位数上下。弹幕数量比较多,还是因为她业余玩这个也有一两年了,积累下来不少铁粉在闲聊扯淡。

    如今一开播就好几千的人气,仔细一看,直播间关注人数似乎比前几天翻了一番?

    新涌出的弹幕们十分热情:

    [微博观光团到此一游]

    [微博观光团到此一游+10086]

    [终于等到主播小姐姐啦~撒花撒花]

    [这个沙雕吃鸡游戏我也玩了两天了,每次找到马车都碰不到合适的石头……]

    [LS等等我,套马杆你有搜到过没?]

    经过弹幕好心解释,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前几天险些惨死在一块大石头上、以及后续的套马杆事件的视频被发上了微博,刚好被一个搞笑大V用户转发,还有好事者截了关键的几张图做成了长图文模式广泛流传了那么一两天,因此,不少吃瓜群众慕名前来玩这个设定奇葩的山寨吃鸡游戏。

    言小酒嘴角一抽,这么说,看到她糗状的人还不少了?还有这些弹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都想效仿她的倒霉死法吗?这TM都啥恶趣味审美!

    很是爱面子的她想了想,还是决定为五斗米折腰,只得笑眯眯地跟新来的观众打招呼,快速地又开了一局。

    这一局运气好也不好,言小酒本来落地捡了把满配的弓,正得意地大杀四方,万万没想到,她顺便瞥一眼左下方的击杀信息,居然看到了一件传说中的杀器。

    而且,最要命的是,前面挂着的那个熟悉到不行的ID!

    ccccccq用火铳击杀了XX

    弹幕里也蠢蠢欲动,主要是玩过这游戏的人有点激动。

    [天!传说中的神之子吗?]

    [万分之一的几率真的出了?]

    [火铳是枪吗?很牛逼?]

    其余吃瓜群众则关注到了另一个点:

    [emmmm这个眼熟的ID该不会是那个套马的汉子吧?]

    言小酒没空回应这些弹幕的感慨,她自己都还在懵圈外加忧伤中。

    在这个沙雕吃鸡游戏里,冷兵器是绝对的主流,唯一的逆天武器是这个火铳,性能大概就跟AWM什么的一样。设定跟古代倒是很一致,如果言小酒没记错的话,火药是到了唐朝末期才出现的,而火铳这种热兵器的前身要到南宋才出现。

    玩了快一周,言小酒还没捡到过这玩意,据官网资料所说,为了保证游戏的平衡性,会严格限制热武器的掉率,基本上只有空投出,而且掉率极低。论坛上对于这个火统的讨论也不少,但真正捡到过又有闲心上来发帖炫耀的人还没有。

    言小酒自认运气一般般,彩票就没中过五块钱以上的,捡不到这把古代版高配枪也就算了,偏偏这一局竟然出了!还落到了那个家伙手里!而且他们还是敌对!

    杀了她吧!

    由于这种游戏都无法提前看到敌人的ID,也判断不了方位,因此,言小酒决定转变策略,苟!

    她捂着娇弱的小心脏,一路小心翼翼从庄园跑到了南关又到了校场,看着存活人数逐渐降到个位数,以及不时就蹦出来刺激她心脏的某人击杀敌人的消息,看得她胆战心惊。

    终于,决赛圈居然刷在了雪山边上,最后只剩下三个人。

    言小酒掐指一算,ccccccq肯定还在,就是不知另外一个是他的队友还是其他人。要是前者,可就麻烦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ueshengfazhan/1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