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计划 低保补贴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

    由于最近和某个套马的汉子在游戏中的恩怨情仇,言小酒对这点有着深刻体会。

    但她万万没想到,温如玉的奇葩约P对象居然就住在徐曼曼这个小区,还是同一栋楼!

    她搭乘电梯下楼,到了一楼正要走,眼角余光瞥到一个眼熟身影,回头又瞄了几眼,马上瞪圆了一双杏眼。趁着电梯门没关,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男子身上的打扮和发型,只是对方低着头看手机没看清脸,和群里那张偷拍照一一比对,结果发现竟然有90%以上的相似度。尤其是那件假背带设计的黄色T恤,一模一样!

    天啦噜!

    她赶紧给温如玉发微信:“劲爆消息!我看到你那个约炮对象了!他居然就住在曼曼这栋楼!”

    温如玉:“WTF?速度这么快?看来刚刚我甩下钱一走他也滚蛋了,我还以为,就他那么抠,估计会在酒店躺足四个小时才出去呢~”

    酒:“四个小时?你们没成事吗?”

    温如玉:“呸呸呸~老娘是那种只看皮囊的肤浅人吗!这种铁公鸡,我才不屑上呢!”

    温如玉:“他一说要AA,我气得当下扔了张五十块给他就出来了,估计他还在高兴自己赚了十块钱呢。”

    酒:“我怎么觉得他亏了,白花了三十块钱……”

    温如玉:“你闭嘴!你偷拍个照片给我,我发你那张太模糊了,我准备换小号上微博爆料他。放心我会打码的~”

    酒:“他早坐电梯上去了,不过没关系,我刚刚替你狠狠地白了一眼他!”

    温如玉:“……”

    回到家时已经是华灯初上的点,由于下午在徐曼曼家啃了太多零食,这会儿连晚饭都不用吃了。于是,言小酒摸了几下发胀的胃,做好准备工作,又精神抖擞地打开了游戏和直播,顺手将今天求得签文压到了电脑底下,祈祷着后半句签文能尽快应验。

    今天直播间的人气比昨天少了一些,掉到了一两千,言小酒很是淡定,毕竟昨天大多数都是过来观光一圈又跑了的,留下来的才是潜力用户。况且,这个数字对于小透明的她已经不算少了。

    她想了想,好像那些比较出名的游戏主播没事都会搞什么水友赛,跟粉丝们互动一下,是个刷好感度的法子。之前因为大多数时候玩单机,所以没考虑过这一茬,如今倒是有机会了。

    言小酒微微一笑,打了个招呼,然后单刀直入道:“昨天看你们聊天,好像玩这个的人也不少,有没有要一起玩的?我开个房间?”

    弹幕响应者寥寥,反而纷纷控诉她开黄腔来。

    [夭寿啦~这里有个女主播直播开房~]

    [举报了,强烈要求把两年前那个天真可爱的主播小姐姐还给我们!]

    言小酒一脸义愤填膺:“刚刚那个发弹幕的别跑,你老实说,我上次玩斗地主的时候是不是被你举报的?!!”

    那次可是她直播以来唯一的一次被超管警告,原因是,有观众举报她开房玩三人行。她至今还记得,自己解释说是在玩斗地主,并且诚挚邀请超管看直播回放,当时超管给她回复了整整十六个句号……

    过后她气得要死,在直播间里控诉那个匿名举报的,却引来了一堆的哈哈哈和些许礼物安抚,也留下了个开房的梗,至今时不时就要被鞭尸一次。

    “行了行了,别歪楼了,有没有人要上车的?不来我自己开了啊?”

    言小酒食指轻敲鼠标,等了一会,不禁感慨自己号召力太差,居然连三个水友都捞不上来。就在她准备单排时,一条打赏消息飘过。

    药不能停给主播送了逗猫棒x1

    药不能停给主播送了猫薄荷棒棒糖x1

    药不能停给主播送了猫爬架x1

    然后那个“药不能停”出声了:主播小姐姐,可不可以带我跟我朋友玩呀?房间号0504~

    好家伙,一下子就送了好几百,而且这个ID好像昨天也给自己送礼物了,言小酒顿时向金钱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可以可以,稍等哈。”

    进了房间之后,她赫然发现那个药不能停口中的朋友就是ccccccq……

    [emmmm套马的汉子来了]

    [呐,今天也是相爱相杀的一天啊~]

    [主播小姐姐OS: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言小酒的内心是崩溃的,她忍不住在小队频道里发问:“ccccccq是你朋友?”

    药不能停:“对呀对呀,真朋友。小姐姐我跟你说,他之前真的不是有意霸凌你的,挑衅你的那是他表弟。而且他枪法很厉害的哟,运气爆棚,跟我们一起你只管放心啦……”

    EX昨天去世了:“你说的霸凌是指,八天零二十三个小时前在绝地岛的那次吗?”

    Ccccccq:“恩,抱歉,小朋友不懂事。”

    EX昨天去世了:“好吧,那我就不计较你七天前在这里炸我、大前天用和弓爆了我的头、昨天逼得我被幽灵毒死、还有昨天第二局你害我分心……”

    言小酒一边打字一边在直播间里皮笑肉不笑道:“不数不知道,一数吓一跳。原来我居然被那家伙坑过这么多回哈哈哈~~本来我还以为这游戏八字克我,如今看来另有其人。”

    [还说你不是天蝎座,这仇记得……你是不是每打一局就用小本本记上谁杀了你]

    [啧啧啧,幸好我不玩吃鸡游戏]

    [LS+1我就是不喜欢玩,特别喜欢看别人玩,不造是什么毛病]

    [LS别走,我比你更有病,我不仅喜欢看别人玩,我还只喜欢看各种奇葩死法]

    另一头的谢长卿看着对方发过来的一大段变相控诉,不禁失笑出声,扭过头去问旁边的人:“这游戏我就玩了几天,真的有碰到过她那么多次吗?”

    除了昨天死前跟她对话那一局,还有那天被纪旭指出他排到了这个女主播那一局,其他的那些他真的都不记得了。

    纪旭喝了口可乐,看着等待开始场景里面那个正在玩灵蛇出洞的角色,又瞄了眼手机屏幕上的直播画面,心里美滋滋。

    “小姐姐应该不会骗人啦,你这个典型白羊,绝对是你自己忘了。啧啧,心疼被你害死过那么多次的小姐姐~~”

    谢长卿摸了摸鼻子,忽然又问:“那你怎么今天突然要拉她一起玩?你不是已经加上了她好友么?”

    纪旭一脸鄙视:“我怎么能跟那些路人甲混为一谈呢!我要通过这种方式让小姐姐深刻地记住我,然后,嘿嘿嘿……”

    万年单身狗谢某表示这个脑回路他无法理解,有什么区别吗?

    刚一开局,他们随机到的第四位队友“糖糖不甜”就发话了,是个娇滴滴的女声:“小哥哥,我们能不能打野啊?人家不是很会玩,不敢跳城里耶,那些人好凶,我怕怕~”

    又忘记关游戏语音的言小酒正在喝水,差点没忍住喷了出来。

    这个声线,这个语气,为什么她有一种诡异的直觉觉得对方是女装大佬呢!

    回忆起当年刚开始沉迷网游时,她也曾经被变声器后的抠脚大汉骗过,傻乎乎带着“软萌的高中女学生”下了半个月副本,才终于在某一天发现了真相,对方是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自此,她基本上玩游戏都不开语音,也绝对不对网线后面不知是人是狗的生物抱有任何期望。

    药不能停:“小姐姐,你们说呢?”

    言小酒敲了句“随便”,忽然想起自己被野怪围殴那局惨不忍睹的死状,手上不禁一抖,就发了出去。

    Ccccccq:“无所谓,都可以。”

    算了算了,少数服从多数呗,今天人多势众,她还怕了那几头没上色的小狼崽子不成!

    EX昨天去世了:“恩,今天这个路线,就跳北边的渔村吧。”

    言小酒毫无意见,于是四人齐齐背着大风筝朝目标村子跳了下去,然后一脸凄苦地开始到处捡垃圾,整个过程队伍语音频道灯亮个不停,基本上全是那个“糖糖不甜”在说。

    “小哥哥你们操作肯定很厉害吧~你们是现实中的朋友吗~你们玩这个多久啦~你们……”

    回答她问题的也只有药不能停了,其余两人沉默得像机器人。

    由于这地方实在太过穷乡僻壤,他们搜了一遍都没找到什么好东西,全队只有一把弓,还是药不能停找到的,而且没有配套的箭,简直是要命。

    这附近跟他们一起跳的只有一两个人,实力不咋地,被言小酒和ccccccq一人一个操着棍棒敲死了。

    她忍不住在直播间里吐槽:“妈耶好久没试过这么穷困潦倒了,我觉得我可以向官方申请低保补贴了……”

    弹幕里有一人表示,这还不算什么,他试过跑了两个圈还是裸奔状态。

    游戏内。

    糖糖不甜:“哇你们好厉害呀,是不是玩很久了呀?”

    药不能停:“嘿嘿,也就几天啦。妹子你玩过吃鸡吗……”

    两人聊得不亦乐乎,Ccccccq一直沉默着,到了这时才说话:“先去河边村,再去北营看看吧,我们的装备太差了。”

    嗯哼?河边村似乎就是自己第一局跳伞的地方吧?

    言小酒心有余悸地打了个111,开始默默跑步,然后突然发现,今天套马的汉子居然没开语音,唔,上次临死前好像也是打字,貌似有点不习惯呢。

    她摇摇头,继续专注游戏,一边跑一边观察四周,生怕再次被野狼偷袭。毕竟她现在身上只有半件防具,很是不经咬。鞋子也没捡到,跑也跑不快。

    刚刚的装备搜集成果里只有两双鞋子,一双是ccccccq自己捡到穿上了,另一双则是药不能停捡了,但是糖糖不甜愣是把那双小靴子给嗲到了手。这让言小酒很是无语,只能安慰自己,算了算了,又不是自己捡的东西,要上当受骗随那个吃药的去。

    事实上,无数次惨痛的经验教训都告诉我们,不能在背后念叨别人,哪怕是野怪,它们也有着自己的尊严!

    于是,半分钟后,这支穷的叮当响的小队就遭遇了本局游戏开始以来的最大危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ueshengfazhan/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