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计划 赵婉玲和他,只能活一个!

    牛头马面愣住了。

    王赫长这么大第一次杀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内心竟没有感觉到一丝惊慌和害怕。

    反而隐隐的有些兴奋。

    可能是因为黄主任所作所为简直与畜牲没区别,所以王赫才没有太大的感触吧。

    过了会儿。

    王赫定了下心神,问道:“他现在已经死了,你们可以把他带下去了吧?”

    牛头马面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马面点头道:“可以。”

    “那就把他带下去,对了,不要忘了先让他尝点苦头再让他投胎转世。”王赫特意叮嘱,像黄主任这种丧心病狂的垃圾,死了以后就能投胎的话,太便宜他了。

    “姑爷,这事我们做不了主。”牛头说道。

    王赫也明白,牛头马面其实就是负责把死后的人带去阴曹地府的阴差,他们手上确实没什么特权,于是他也没为难他们,而是挥了挥手让他们把黄主任的灵魂带走。

    结果牛头马面无动于衷。

    “还有事吗?”王赫问道。

    “姑爷,您破坏了生死簿定下的生死因果,所以您需要跟我们下去一趟,亲自跟阎王爷交代这件事。”牛头说道。

    闻言,王赫一惊。

    他还以为这事能蒙混过关,因为刚才牛头马面并没有提及此事,但原来该来的始终躲不过。

    今晚,班主任赵婉玲会在子时死于奸杀。

    他的出现阻止了这场悲剧的发生,但同时也改写了生死簿之前就已经定下的生死因果。

    赵婉玲没死,反倒是黄主任被他杀了。

    所以牛头说的没错,他确实破坏了生死簿定下的生死因果。

    王赫不知道后果算不算严重,但他感觉好像挺严重的。

    想了想,王赫打了个哈欠,一脸困意说道:“我有点儿累了,不如我先回去睡一觉,下地府的事,改天再说?”

    牛头摇了摇头,一脸严肃道:“不行。”

    马面立即出声附和:“姑爷,您别让我们难做啊。”

    “如果我坚持不去呢?”王赫问道。

    “那我们只能强行带你去了。”牛头说道。

    事到如今,王赫该说的也说了,也试探过了,很明显,他不可能躲过去了。

    这趟地府,他必须去了。

    既然如此,王赫也不再扭扭捏捏,马上拿出之前牛头递给他的黑色小令牌,然后蹲下身往地上一放,他刚要说‘开’,结果想到黄主任的尸体还未处理,于是抬头说道:“他的尸体能不能帮我处理一下?”

    牛头脸上露出了迟疑,不过马面立即答应替我处理。

    “不能让任何人发现。”王赫提醒道。

    “姑爷,我办事,您放心。”马面说道。

    “谢了。”

    王赫说罢,随后看向地上的黑色小令牌。

    “开!”

    话音一落,黑色小令牌忽然化为一团黑雾并逐渐扩大,等扩大到大概一平方左右的范围后停了下来。

    “下一步怎么做?”王赫看向马面问道,这是他第一次使用这块可以通向阴曹地府的令牌,所以具体的步骤还不清楚。

    “姑爷,跳进去就可以了。”马面说道。

    “这么简单?”

    马面点头。

    下一秒,王赫轻轻一跳。

    踩空了!

    紧接着眼前一黑。

    当王赫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熟悉的场景顿时映入眼中。

    华贵又喜庆的房间。

    王赫清楚的记得,这里是莎灵的房间。

    莎灵不在。

    王赫环顾四周,略微熟悉的香味和熟悉的场景给他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上一次他以为自己喝完孟婆汤就要投胎转世了。

    可谁曾想,睁眼醒来他就摇身一变,做了阎王爷的女婿,莎灵的夫君。

    还成功还阳,再世为人。

    那时候的王赫心如死灰,就算娶了再漂亮的女人,他也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可现在心态完全不一样了。

    这时,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声响惊动了王赫,王赫看了过去,只见一位秀发及腰的绝美女子站在门口。

    而这位绝美女子就是王赫的老婆莎灵。

    过了半响。

    莎灵轻轻一笑。

    上一次王赫就已经知道莎灵有倾国倾城之姿,但他实在是没心情欣赏,然而这次就不同了。

    王赫直接看呆了。

    等莎灵走到他面前,他才回过神来。

    “夫君,你来了。”莎灵眼底闪过一抹娇羞。

    王赫承认,莎灵真的很美,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位女人都要美得多,可她还是不太适应莎灵直接叫他夫君,感觉怪怪的。

    “那个...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王赫想了想说道。

    “夫君,这是为什么?”莎灵疑惑,在她看来,她和王赫已经成亲了,王赫就是她的夫君。

    王赫看得出来,莎灵的性格比较娇柔,如果话说的太直,可能会伤了她的心。

    所以王赫沉吟了一会儿才想好措词,说道:“我现在暂时还不太适应,我需要一些时间缓缓。”

    莎灵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

    王赫又发现了莎灵一个优点。

    善解人意。

    王赫承认自己和莎灵没有感情基础,但他绝不否认自己极有可能会跟莎灵发展,因为就他目前对莎灵的了解,四个字,非常满意。

    王赫本来打算问莎灵,为什么他的令牌会直通她的房间,结果还没问出口就有阴差来告知,阎王爷要见他。

    这么快?

    王赫和莎灵离开房间后就一直忧心忡忡,莎灵察觉到之后问他怎么了。

    他想了下便如实相告。

    莎灵听完,惊美的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凝重,说道:“不怕,爹爹很疼我,我帮你求情,他应该不会重重惩罚你。”

    “我犯的错,很严重吗?”王赫还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问道。

    “有...一点。”莎灵一脸迟疑的样子。

    王赫一看莎灵的表情就知道,这件事可能比他预料中的严重多了。

    没多久,王赫和莎灵抵达大殿。

    和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阎王爷坐在中间的主位上,崔府君坐在一旁,十殿阎王坐在大殿两侧。

    这次不见黑白无常。

    另外。

    这次大殿内的气氛非常凝重,给人一种极度压抑的感觉。

    王赫停下后暗道一声不妙。

    莎灵对着阎王爷喊了一声:“爹爹。”

    王赫留意阎王爷的变化,上次莎灵开口叫了一声爹爹过后,阎王爷立即换上一副宠溺的样子,可这次,阎王爷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丁点变化,依旧很严肃。

    这让王赫的心更沉了几分。

    “爹爹。”王赫知道自己做错事,所以也赶紧喊了一声。

    “哼。”阎王爷冷哼了一声,问道:“小兔崽子,你可知错?”

    王赫点头道:“我知错了。”

    “错在哪里?”阎王爷又问。

    “我不应该破坏生死簿早已定下的生死因果。”王赫马上主动认错并说出了自己错在哪,只希望阎王爷可以轻罚他。

    “念在你是老子的女婿的份上,老子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阎王爷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闪过了一抹失望,但一闪即逝,任何一个人都未曾察觉到。

    “好。”王赫应声。

    “你亲自去把该死之人带下来,规则是你破坏的,最后就应该由你来弥补这个过错。”阎王爷说道。

    王赫还以为阎王爷要交给他什么任务,结果是让他去把赵婉玲带下来。

    他费劲才关键时刻把赵婉玲救下,现在又要让他亲自去结束赵婉玲的生命?

    说实话。

    他做不到。

    王赫立即摇头,一脸坚定道:“爹爹,恕难从命。”

    阎王爷轻轻眯眼,沉声道:“小兔崽子,你给老子好好的想清楚,这是你唯一的自救机会。”

    “什么意思?”王赫不解。

    “该死之人和你,最终只能活一个,决定权在你手里,你自己选。”阎王爷阴沉着脸。

    闻言,王赫心中骇然。

    赵婉玲和他,只能活一个!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by169.net/a/xueshengfazhan/332.html